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icon特别关注

特别关注

贵州:站在大数据的风口

2016-05-30 00:00:00.0 新闻来源:

互联网缔造了海、陆、空、天之外的第五空间,也带来了一个不可逆转的时代——大数据时代。几年前,如果有人说要把看不见的海量数据落地成可产生各种价值的产业,可能还只是愿景。但今天,大数据已经变成人人欲抢占的蓝海。

当下,面对相对落后的经济状况和高投入、高消耗的能矿产业格局,贵州如果一味承接东、中部产业转移,那么在发展上就只能跟在别人身后亦步亦趋,这显然距新经济常态下后发赶超、同步完成全面小康、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目标愈发遥远。

反梯度理论告诉我们,后发地区实现梯度超越必须借助创新,而这种创新不仅是技术层面,还必须是思想层面。从IT到DT(Data)时代,大数据的到来,改变了游戏规则。谁掉头快、转型早,谁就有机会弯道取直,让欠发达的劣势转变为未来的发展优势。

这时,我们看到了贵州迎风奔跑的身影。她不但最早在全国高嗓门喊出大数据战略,而且紧紧咬住机遇不松劲,将各种新理念、新举措根植实际,扬长避短、高点起跳,借大数据不断打破技术、人才、资本的壁垒,为自己赢得自信与荣耀。

先进的大数据为何长在欠发达的贵州

“如果全国有3个发展最好的地方的话,贵州一定是最后一个。如果大家错过了30年前的广东、浙江,今天一定不能错过贵州。”2014年3月的第一天,贵州·北京大数据产业发展推介会在中关村举行,正式吹响贵州向大数据进军的号角。推介会上,马云的陈词慷慨激昂。

而这个代表时代最前沿和最具市场潜力的高新技术产业,为什么偏偏选在西南内陆、经济欠发达的贵州生根发芽?乍一听,确实令很多人不解。

众所周知,贵州长期以粗放型资源开采为主,产业基础薄弱、创新人才少、城乡发展不平衡,面临着既要“赶”又要“转”的双重任务。如何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在路径选择、生态环境、资源禀赋、区位条件等方面培植后发优势,贵州把目光投向对产业基础要求不高,可以高位切入的大数据“蓝海”。

省委书记陈敏尔曾形象地描述,贵州贵有“两口气”——清新的空气、凉爽的天气,可以直接换新风,为数据中心降温节能。记者在贵州采访的几天,北方正值新一轮雾霾来袭,而贵州空气湿润,清爽宜人,每到夜间还会下起小雨。

贵州虽在长江以南,但海拔相对较高,年平均气温15度,比同等条件下其他数据中心节电10%~30%,且PM2.5平均值在30以下,机房除尘成本也低。

同时,贵州还具备能源和地质优势。作为“西电东送”的主战场,贵州电力水火互济,稳定可靠,电价颇具优势。贵州地质结构稳定,能最大程度降低数据存储风险,贵阳从有史记录以来,从未发生4级以上地震。此外,不沿边、不靠海的区位条件,一旦发生战争,高原大山和大量喀斯特溶洞也是保护数据的天然屏障。

占得天时地利,贵州省委、省政府上下凝神聚力,推动产业发展。陈敏尔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大数据是大产业,也是大机遇、大变革、大红利。我们希望在这个领域做个先行者,用‘钉钉子’精神抓住机遇。”

2014年2月,《关于加快大数据产业发展应用若干政策的意见》《贵州省大数据产业发展应用规划纲要(2014—2020年)》出台,明确从2014年起,贵州省、贵阳市、贵安新区连续3年,每年安排不少于1亿资金,支持大数据产业发展及应用。之后,《贵州省信息基础设施条例》面世,成为国内第一部信息基础设施地方性法规。2016年初,全国首部大数据地方法规《贵州省大数据发展应用促进条例》又在贵州诞生。贵州在大数据顶层设计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为创新转化实践提供了保障,吸引了越来越多关联企业前来“攻城略地”。


  一场先手棋,也是突围战


明代哲学家王阳明,在贵州修文县悟道两年多,提出阳明心学,核心思想就是知行合一。这种精神根植于贵州文化,体现在大数据发展上就是想明白了就要干。

2014年5月,贵州成立了高规格的大数据产业发展领导小组。时任省长、现任省委书记陈敏尔任组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贵安新区党工委书记秦如培任常务副组长,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陈刚,副省长王江平任副组长。各地各部门将大数据产业视为“头号工程”,涌现出一批懂大数据、用大数据、干大数据的干部。

省经信委基础设施处处长娄松介绍:“主要领导不仅出征而且挂帅,创新建立了省大数据办、省大数据产业发展中心、云上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大数据专家咨询委员会的推进机制,还形成了‘345333’的总体发展思路。”即围绕“数据从哪里来、数据放在哪里、数据如何应用”,坚持“数据是资源、应用是核心、产业是目的、安全是保障”的理念,重点打造“基础设施层、系统平台层、云应用平台层、增值服务层、配套端产品层”,发展大数据“核心业态、关联业态和衍生业态”,实现“以大数据提升政府治理能力、推动转型升级、服务改善民生”,建设“国家级大数据内容中心、服务中心、金融中心”。到2020年底,贵州省的总目标是通过大数据带动相关产值6000亿元。

在数据集聚的突围战中,贵州充分利用信息化起步晚、包袱少的优势, 以省、市、县3级政府数据共享为切入点,建起“云上贵州”系统平台。2014年10月,平台开通运行后,全省原则上不再新建信息资源平台,打破多级分建的常态。

紧接着,省政府办公厅、发改委、商务厅等7家单位率先迁云,主要负责同志分别担任“云长”,打造电子政务云、交通云、食品安全云、环保云等“7+N”云工程,吸引省内外企事业单位数据搬迁。

截至2015年,“云上贵州”系统平台已集聚20个省级部门的220余个应用系统及主要数据,逐渐打破行业间“条数据”的信息壁垒,形成全省政务数据“块数据”的应用。

经过“云上贵州”系统平台和“7+N”云工程建设,贵州逐步了解到自己的短板,省委、省政府启动信息基础设施3年会战。移动、联通、电信3大通信运营商分别将数据中心落户贵安新区。工信部、公安部、国家旅游局、中国气象局、中国科学院相关数据资源先后落地贵州,富士康、微软、京东、浪潮、华为等行业巨头纷纷入驻。未来,贵州将成为全国内容中心、信息存储交换枢纽以及南方重要数据中心。

“预计2017年底,省、市两级政府信息系统全部接入‘云上贵州’系统平台。未来,以贵安新区、贵阳市以及黔东南州为重点,贵州将努力打造一个250万服务器规模的数据中心基地。”云上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秦晓东介绍。与此同时,黔中6市州还将联动贵安新区孵化呼叫中心产业,预计3到5年扩充至100万席,带动200万人就业。

为走出一条利用大数据带动信息产业发展之路,2015年,经国家工信部和科技部分别批准,贵阳·贵安国家大数据产业发展聚集区和贵阳国家大数据产业技术创新试验区先后启动建设,成为我国大数据发展的战略策源地、创新引领区和政策先行区。

现任贵阳市委书记陈刚原是北京市委常委,分管科技工作。2013年调任贵阳,提出借助中关村经验和优势帮助贵阳发展大数据产业。他到任后40天,中关村贵阳科技园挂牌成立。1年多的时间里,贵阳创建了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开启了全域公共免费Wi-Fi,成立了全国首家大数据交易所,并在公安交通管理局、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率先应用“数据铁笼”工程,打造名副其实的“中国数谷”。

2015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走进大数据应用展示中心,听取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规划和实际应用情况的介绍后,对当地干部说:“我听懂了,贵州发展大数据确实有道理。”这句话不仅是肯定,更是对贵州继续发展好大数据的期盼和鼓舞。

两个月后,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明确提出推进贵州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建设,贵州大数据已然进入国家战略层面。 


舞台助大数据落地

发展大数据产业需要有政策、有技术、有人才,还要有舞台。贵州为培育孵化产业、实现应用格局,设计了一展、一会、一赛齐头并进的方式,引来前瞻性思想,聚集业界人气,收获商业模式,让大数据真正落地。

善谋者胜,远谋者兴。2015年5月,贵阳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一声号角,全球互联网群英会聚贵阳。李克强总理发来贺信,马凯副总理亲临现场。贵州拿出初具雏形的产业样本,与全球共探大数据发展新方向。这一全球首个以大数据为主题的大型系列活动,在面积达4万平方米的大数据应用馆、设备馆、软件与服务馆等展示了最新技术产品。马云、马化腾、雷军等业界“大咖”出席并演讲,博览会现场签约350余家国内外知名企业。

在博览会期间,全球首个以大数据为主题的国际峰会“2015全球大数据时代贵阳峰会”也同步举办。20余场专业论坛聚焦大数据发展中的关键问题,激荡时代思想。组委会携手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中国互联网协会、阿里巴巴、惠普等知名企业和机构共同发起《大数据贵阳宣言》,在数据资源、数据安全、数据交易、数据融合创新等方面向世界发出呼吁和承诺。

发展大数据,应用是核心,商业模式从哪里来?贵州的妙计是办创业大赛。2014年9月,贵州联合清华大学等发起“云上贵州大数据商业模式大赛”。8600支团队闻风而来,在长达7个月的赛期中,至少有100个项目落地贵州。

大赛已成为全国大数据领域重要创业创新平台,一些优秀项目甚至可以直接应用于社会治理。“东方祥云”项目就利用气象、水文、地理空间等数据,预测水库水位值,为防汛抗旱和电力调度服务,准确率超过85%,比国际使用量最大的水分析软件运算速度快300倍,具有很大的应用价值,最终夺得大赛唯一的一等奖,获得500万扶持资金。

“创新需要被引领,激情需要被点燃,数据需要被点亮。”在采访中,贵阳市副市长徐昊告诉记者,在第一届商业模式大赛的启发下,2016年,贵阳宣布启动“痛客计划”,并举办全球首届“痛客大赛”。痛客,即能从各种社会现象和问题中,找出目前尚未满足而又被广泛渴望的需求,也被称为痛点。“政府本身就是痛客,大赛就是以解决痛点为导向,连接创客,让痛点更有效地与创新创业结合,汇聚社会智力、资本等资源,助力‘痛客计划’落到实处。”徐昊对记者说。

随着大数据产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创客和痛客涌入贵州掘金大数据,“贵漂”成为一种时尚。“漂”的形式是流动,本质是梦想。哪里的思想和政策最具活力和创新性,逐梦的人才就会漂到哪里。从大数据的发展先机,到良好的产业环境等诸多优势,爽爽的贵阳,筑梦的地方,开始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向往。


【记者见闻】

在贵州采访的一周是我们脑洞大开、信息量爆棚的一周。除了对当地甩开膀子、挥汗如雨的拼劲印象深刻外,还对大数据衍生的一个个既“高大上”又“接地气”的成果充满好奇。为了消化信息量,我们决定实地探访大数据应用展示中心、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贵阳呼叫中心和服务外包产业示范基地,近一步看清大数据。


    ☆大数据精确施援


大数据应用展示中心的面积并不大,外观也很低调,但内部设计却颇为炫酷。主要成果被布置成一条时空隧道。在这里,我们第一次见识“云上贵州”系统平台的真身,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该平台实时总访问量,以及全国此刻正有哪些省份请求访问。记者一眼就看到,当日应用最多、最活跃的两朵云——电子政务云和食品安全云。 

从旁边的柱状图上,我们还可以看出数据开放情况。以交通云为例,绿色部分代表已经开放的数据,橙色是经过清洗、加工后有条件开放的数据,红色则暂不对外开放。

继续往前走,一段情景再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2015年1月的一天,贵州蓉遵高速公路习水境内因地质灾害引发塌方,导致近100多米高速公路被掩埋。事发后不久,各种传言在网上炸开了锅。

救援队伍赶到时,发现一辆轿车被泥石冲翻在路边。但有路人反映可能还有4辆车被掩埋。生命探测仪也监测到两个生命迹象,这些给救援和决策都带来极大的不确定因素。

现场指挥部立马要求省公安厅与交通厅启动数据共享,确定了滑坡当天全省270多个收费站事发前7小时进入高速路网的13万辆机动车数据样本。

通过分析研判,现场指挥部先排查出未出站的车辆,然后根据进入高速路网的时间和行驶速度,进一步锁定事发时可能经过塌方路段的车辆,再对周围8个收费站进出站车辆进行位置标注,初步筛选出可能被掩埋的车辆,最后基于交警路网监控系统、车辆管理信息系统、交通违法处理记录等数据资源,判定除被泥石冲翻在路边的轿车外,无其他车辆和人员被掩埋。

坐镇现场的省主要领导立即据此确定救援方案,采用机械化挖掘方式,大大提高了救援效率,省有关部门及时对外发布信息,澄清各种传言。救援工作结束后,最终结果证明判断完全正确,不禁让人们为大数据的应急管理效能点赞。

贵交所孵化创新市场

在贵州省大力发展大数据产业的背后,有一个未来可能达到万亿级别的市场,这就是2015年4月挂牌运营的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以下简称贵交所)。

贵交所是迄今为止全国乃至全球第一家大数据交易所,在我们走进贵交所之前,各类媒体的相关报道已有10万次之多。根据相关报道,除了提供大数据交易外,贵交所还提供大数据清洗、建模分析、定向采购等增值服务,这让我们不禁有些担心。究竟谁来承担这些服务,又有谁来监管数据、对信息安全负责? 

为我们答疑解惑的是贵交所执行副总裁陆广龙,来自台湾富士康的他正是奔着大数据而来。通过介绍,我们了解到,贵交所采用的是B2B模式,暂不允许个人购买数据,且必须审核成为会员,才有数据买卖资格。会员在经营范围、运营资金、组织机构、人员素质、承担风险和责任的能力等方面也须符合相关规定。外资买方购买数据前,还要进行审查。

悬挂的屏幕上,显示着30种交易数据类型,包括金融、政府、医疗、社会、教育、能源、气象等门类。交易形式主要为电子交易,通过线上系统自动撮合双方,7×24小时不休市。

截至2015年底,贵交所交易金额突破6000万元,会员数量超过300家。相关合作机构涵盖的行业企业超过10000家,为贵交所今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在陆广龙看来,贵交所就像市场的制造者,它所做的就是将政府开放的数据、企业商业信息与市场应用对接。它既不是数据公司,也不是数据加工公司,更看不到具体交易内容,贵交所本身也不存储数据,他们做的只是孵化和促进大数据创新市场。

贵阳市政府是最大的股东,无偿提供政府开放的数据。政府数据要进行两次脱密、脱敏,才能对社会开放,同时进入大数据交易平台。同理,企业也要对数据进行类似处理。而像数据清洗、建模分析等增值服务,则由专业的第三方数据服务公司完成,各负其责。各方的底线是一致的,即不得触及国家安全、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等。一旦犯规,贵交所随时接受举报,也会相应地诉诸司法部门。

呼叫中心“全球呼叫”

在与省经信委的采访中,不时能听到“抓两头促中间”的说法,这里的两头就是呼叫中心和数据中心,构成了大数据产业发展的关键基础。

呼叫中心既是数据汇聚中心,也是数据应用中心。数据中心虽然拥有大量服务器,但只能存储数据,而呼叫中心恰恰能实现对数据的分析、筛选和应用,让大量存储的数据变“活”。采访结束时,省经信委强烈推荐我们去呼叫中心看看。

贵阳呼叫中心和服务外包产业示范基地(以下简称基地)位于国际会议展览中心电子商业街,建筑面积1.8万平方米。一眼望去,整个一层开放的工作区紧密分布着3200个呼叫坐席,其中不乏支付宝、当当网、泰康人寿、苹果公司等熟悉的名字。接线员们一人一台电脑、一副耳机、一部电话,坐在类似网吧格子间的工作台前,边接听电话边在键盘上敲击信息。

当你在北京拨通杭州支付宝,或者北京当当网的客服电话时,可能并不会想到,此时电波正飘荡在贵州上空,而对于有些从小生活在农村,甚至没有出过省的接线员来说,可能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用这样的方式“聆听世界”。

参观中,一块被不透明的玻璃墙包围的区域吸引了我们的注意。这是支付宝蚂蚁金服的呼叫席,因为电脑屏幕和接线服务可能涉及个人账号等隐私信息,他们就有意识地对呼叫席单独进行了隔离,外部人员不能随意进出,员工上岗也不得携带手机、U盘等工具,以防随意拷贝系统中的信息。

在呼叫中心有条不紊的运行背后,是基地强大的管理服务平台。为吸引一线城市和海外企业呼叫中心转移发展,基地可谓用心良苦,不仅开出多项优惠条件,还帮企业在人才市场免费刊登广告、招工、进行基础培训。而类似的示范基地,正在贵阳各处开花。为打造“全球呼叫,贵阳服务”的亚太声谷,他们正在下一盘更大的棋。

【 返回上一页 】